日韩捆绑搜查官

日韩捆绑搜查官

世俗医者,遇此等证,但知心小,而不知胆大。用时凉水调和,点眼上,日三四次。

寒温下后不解,医者至此,恒多束手。间有用白虎汤润下大便,病仍不解,用大黄降之而后解者,以其肠中有匿藏之结粪也。

疮口大如钱,自内溃烂,自背后排挤至疮口流出脓水若干。 感冒风寒,痰喘甚剧,服表散、清火、理痰之药皆不效,留连二十余日,渐近垂危。

再诊其脉,洪滑之力较实,因思此证虽虚,确有外感实热,若不先解其实热,他病何以得愈? 惟薄荷、连翘诸药,辛凉宣通,复与大队凉润之药并用,既能散邪,尤能清热,所以服之辄效也。

服药二剂,滑泻不止。又煎生石膏二两,亦徐徐温饮下,病又见愈。

愚曰∶“此证虽危易治,得萸肉数两,可保无虞。故用滋补真阴之药为主,而少以补气之药佐之,又少加利小便之药作向导。

Leave a Reply